Q版蛙.jpg這兩年發神經搞了一間教室,瞬間負債幾百萬,現在每天都在跟現金存量搏鬥,隨時都有倒閉的危險。
很緊急,壓力也很大,但有趣的是,我覺得很快樂。

說不焦慮是騙人的,怎可能不焦慮?每天都在想「還有誰可以借我錢?」、「我還可以怎麼多賺一點錢?」,想到腦袋都快爆漿了。
沒想過放棄?怎可能!每天都在考慮是不是乾脆就收了,何苦這樣為難自己。
但知道自己不甘心啊~不甘心在還沒有拼過命,就投降了。
這兩年就在這樣的焦慮與壓力下,整個人狀況很不穩定。
雖然幸好之前有凌老師協助,讓自己比較容易放鬆,也不容易超頻過頭,可自己知道自己狀況還是不好,有種「硬撐著」的感覺。

雖然跟自己說先靠自己一陣子,不要這麼依賴凌老師,硬是咬著牙決定先自己消化上過的課,靠自己找回心靈的力量。
但中間也因為出版編輯的關係,上了兩個心理學的課程,歐卡跟九型。
這兩個課不像凌老師的課,可以處理掉最核心的心理狀態,但意外解開了工作上的結。

歐卡讓我重新審視了跟劇團團員的關係,也緩和了我們之間逐漸產生的距離,解除了崩解的危機(應該);九型更是意外地讓我理解了當初做這份工作的初心。

我的發聲課對學生一直以來就是採取一種終身保固的概念,學生上完課之後大多是透過電話或LINE問我問題,而且基本上只要他們有照我說的方法練,幾乎都可以不用再回來找我上課,就能達到蠻好的效果。
但這種行為已經不知被多少人念說「很不會做生意」,沒有回客率是要怎麼賺錢啊!
不過他們說的也有道理,畢竟回覆一個學生或跟學生通個電話雖然花不了三五分鐘,但十個學生也就將近一小時了,更不用說偶爾還會來個一兩小時長談(我這人就愛聊天)。
所以這兩年我不斷在思索這件事情是否「正確」。
並不是說就不回覆學生了,而是該不該拉出個「界線」?是不是不該「無止盡提供諮詢」下去?是不是該多考慮「賺錢」這件事?畢竟我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跟錢。

但在學完九型,當我知道自己原來是個追求「真理」的一型人,我突然發現,我願意花這些時間這樣對待我的學生,是因為我可以從他們身上找到我想要的真理!
因為他們上過我的課,會相信我告訴他們的練習方法,然後照著去做,我在他們面前可以毫無顧忌的討論跟提出我對聲音的見解,不用擔心他們覺得我是來騙他們錢的人!(有時候會覺得自己這工作其實也是很容易被誤解為神棍的行業。)
而藉由他們的回報,我可以知道我所「研究」出來的方法,在不同人身上產生的不同效果,進而從中去思考並微調「我的真理」。
這件事讓我覺得很快樂,而且還能讓我持續保持「飛速進步」。(目前我自己進步的速度有達到我自己的標準,一型人就會懂我在說什麼~XD)

我釋懷了,我覺得現在能夠這麼快樂的做這個工作,雖然幾乎沒有假期,而且現在還負債,甚至隨時有倒閉的危險,但我超開心的!這就是我每天願意這樣工作的樂趣來源!因為我找到了人生最大的真理跟樂趣!所以我享受我的工作!

我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幸福。

突然又覺得有繼續向前衝的鬥志了!
再糟,也不過就是負債八百、一千萬然後公司倒閉而已嘛~可是真理會繼續存在,而我,也還會繼續前進,這是不會變的。
當這麼一想,突然就安心了,又有幹勁繼續開心做我想做的事了!
但還是要想辦法努力賺錢就是了,老是賠錢也不是辦法。
我相信,即使照著自己想要的節奏跟想法,不跟別人做一樣的事,還是可以賺到錢的。
真理跟賺錢絕對可以並行的,只要夠實際,不要太夢幻就好,要努力接地氣!
加油~繼續朝著我們的真理前進吧!

只有更好,沒有最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邱小蛙 的頭像
邱小蛙

邱小蛙人間漫遊筆記

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