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版蛙.jpg人類是一種很擅長將「自以為的善加諸於他人,成為他人之惡」的物種。
當年第一次閱讀到納粹對待猶太人的書籍,對於一個平日溫和有禮的人,卻能這樣殘忍對待另一個人類的現象驚訝不已。
閱讀越多,接觸到的是更多「真實人性」,這才發現,納粹並不是第一個做出這種事的人類,也不會是最後。
更悲哀的是,有更多的人一面在譴責著這樣的行為,卻渾然不知自己正在執行這樣的行為。
這不是可笑又可悲的一件事嗎?

對莎士比亞的戲劇,一直以來都是進了劇場才知道長什麼樣子,我總是喜歡看完戲才讀劇本。
一直以為威尼斯商人是喜劇。
借錢那幕劇就有種「好像不是這麼單純」的感覺了,越看眉頭越是緊皺,尤其到了最後,更是有被猛烈打擊到的沉重感。
內心只出現一句不斷重複狂喊「這不是霸凌這叫什麼?」

集體思想霸凌。
人類最擅長的劇碼。
小到青春期少女們的小圈圈集團,大到種族、政治、宗教對「異類」的態度,全是「非我族類必可誅」的最佳典範。
古中國不也有「大中原」主義?非中原人士都是「蠻族」。
在集體思想霸凌這部分,真是不分種族、膚色,只要是人類,都很擅長。

諷刺的是,鏡頭右側,坐著一位看似伊斯蘭教徒的女士,就像戲中戲一般,只要鏡頭轉向那側,我忍不住就會注意他的神色變化,坐在那的他,是否像我一樣也對這劇本一樣的無知呢?

只有被霸凌過的人,懂這種被霸凌的感受,那是不把人當人看的眼神。
既然不成人,那就不存在「尊重」這字眼,一切行為都「理所當然」、「合情合理」。
所以文革的時候,一個孝順的好孩子可以在外面狠鬥他人;溫和慈祥的納粹爸爸,可以這麼狂暴對待一位猶太人。
因為,在他們眼中「這些並不是人」,甚至連生命都不是,連小狗小貓都不如,更比不上食用的雞鴨牛羊。
只有人類這種萬物之靈,才會把自己的同類看的這麼低下。
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行為?人類的大腦真是太深不可測了,我想我永遠無法瞭解。

而現實中,現不也正上演著好幾齣這樣的戲碼嗎?
也就在我們這小小的島國上而已。
霸凌,無所不在。
自以為的善,總是這麼盛氣凌人,自以為正義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邱小蛙 的頭像
邱小蛙

邱小蛙人間漫遊筆記

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