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版蛙.jpg  選舉結束了,心情很不好。
不是誰有沒有當選,也不是公投有沒有過,這次選舉結果其實與我預料的差不多,只是沒想到比數會這樣而已。
看著大家的發言跟關注點,似乎沒有人對於「可以帶小抄入場」這件事有任何異議,我覺得很不可思議。
都沒有人覺得帶小抄進投票所是不正確也不正常的行為嗎?

大家好像都把「因為公投很複雜,所以必須要帶小抄進去加速投票」這件事當作理所當然。
可是這就像考試一樣,今天老師都把題目告訴你了,然後現在你說「我怕我寫錯答案」或是「我看不太懂題目,所以我要把同學給我的重點整理帶進去寫」。
而且還不是學生提出希望老師同意這些做法,是老師自己「提醒」同學,我開放大家這麼做。
這不是在告訴大家「歡迎公然作弊,老師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」嗎?

所謂的法律,不就是一個「讓事情盡可能公平的底線」。
當然,法律可能會不完善、會需要修改,但並不能隨便這樣開「特例」。
只要開了一次特例,就會有第二次,有了第二次,就會常常,最後就不會有人在乎原來的規定是什麼了。

當然會有人說,可是選舉公報很難懂,沒有小抄我就不知道怎麼投票了啊;或是,這麼多題,我哪記得哪題要選什麼!
既然都知道考試題目了,而且都是是非題,就不能記一下哪幾題是「同意」哪幾題是「不同意」再進考場嗎?
而且我們在考試的時候,難道都會傻傻的直接作答,不會再把題目看一遍,確認老師是不是出一樣的題目,或是題目順序有沒有一樣嗎?
因為希望「方便」所以開了「特例」,而且是該把關的政府在開特例,我覺得這是一件很不得了的大事。
當水壩牆上開始有了一道縫,讓水能夠流出來,就會出現更多的縫,更多的特例,這個國家的法治就不再存在了。
有人的地方就會有不同意見,大家也都會覺得自己的意見才是對的,所以縫會越來越多,牆就不再存在了。

昨晚開票結束,丁守中那邊喊著選舉不公,要訴請選舉無效,網路上一堆網友在說「輸不起」。
說實話,誰會在票數差這麼少的時候「輸得起」?怎麼樣也要驗票一下。
但如果今天沒有邊投票邊開票,丁守中那邊也只能重新驗票,最後接受驗票結果,就這樣而已。
可是因為政府沒把關好選舉原則,讓他們有了訴請選舉無效的理由,才有了後面這些事。

不論會不會重選,不管重選之後會不會翻盤,我覺得這些都不是重點。
這次的選舉,我看到的是政府與人民對制度的「差不多」與「無所謂」。
當政府帶頭開制度方便之門或不謹慎對待制度的時候,這就是一個國家的警訊了啊!也許是我想太多了,但歷史總是這樣告訴我們的,不是嗎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也許把選舉比喻為考試並不這麼恰當,但我只是想表達對於「政府沒有嚴謹把關選舉公正性」這件事的不滿與擔憂...畢竟選舉最重要也最容易被放大檢視的就是「公平性」,一旦上位者無法嚴守選舉的公平性,那就會給底下的人很多吵鬧與要求的空間了,這部分跟帶小學生是一樣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邱小蛙 的頭像
邱小蛙

邱小蛙人間漫遊筆記

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