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版蛙.jpg  我認識了里在強盜劫掠中不幸死去的家人,也知道了里是怎麼一個人想辦法活下來,更認識了在里心中佔有一席之地的菱,知道為何那天晚上,里會對公主有著那樣的反應。

菱是里在跌跌撞撞活下來後,在路上撿到的小女孩,那年里十歲,菱七歲。

菱的父母也死於強盜的劫掠,兩人相遇的時候,菱奄奄一息的被壓在父母身體下方。

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Q版蛙.jpg  「你對這個世界很失望嗎?為什麼我在你的眼中,只看到無止盡的憂鬱哀傷?」公主望著里的眼睛許久,突然這樣說道。

里就像被電擊中一般,倏地後退幾步,我發現了里的失措,為了不讓公主有機會進一步追問,我急忙搶前一步說道:「公主殿下,您該回宴會廳了,不然王會發現您不見了。」
「恩,」公主想起自己偷溜出來的事,有點失落的應了一聲,不再對里追問下去,轉身舉步要走,卻又停了下來,回頭望了里一眼說:「什麼樣的事物,才有辦法重新激起你的生命意志?」
里依舊是那張冷漠的臉,沒有回答。

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Q版蛙.jpg  在後花園巡守的我們,不斷聽到宴會廳傳來的嬉笑音樂聲,這就是兩種身份的生活區隔吧!我雖然不敢奢想自己有天能晉升那樣的身份地位,但有時仍會夢想自己成為有資格進入宴會廳的高階長官,里會不會有這樣的想法呢?望著里那恍若沒有生命般的雕像臉,在他憂鬱的眼中,我讀不出他有著任何慾望。

甚至有時候,里會給我一種失去生命動力的感覺,彷彿站在我旁邊的只是一尊無生命的石像,而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,只有在聽我說話的里,才讓我稍微感受到他的生命存在。

「什麼人?」聽見里的聲音,我連忙收起心神趕了過去。

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Q版蛙.jpg  里很少提自己的事情,對於里的過去,我完全也沒有想追究的意思,刺探他人過去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,當里想讓我知道的時候,就會跟我說了吧!我總這麼告訴自己,但我總愛跟里分享來自遠方家人的喜悅。

「里,你看,我媽又寄一大箱蘋果上來了,這麼多哪吃的完啊!這些你拿去。」
「嘿,我家的狗生了五隻健康的小狗仔呢!你看我妹在信上寫的。」
不論是多麼雞毛蒜皮的事,里總是專注的聽我說著,彷彿我說的每件事,都是那麼的精彩有趣,既然有個好聽眾在,我自然更加口沫橫飛、手舞足蹈的說著。

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Q版蛙.jpg  宮城很大,守衛兵也分成好幾組,像我們這樣的新兵,通常只有守外圍城牆的份,意外地,我和里都被派到東側城牆,這樣的巧合讓我覺得蠻開心的,也許內心裡我還存著和里作朋友的一絲希望,連我都訝異於自己的執著。

里的冷漠,似乎也成了大家竊竊談論的重點,對於他的不合群,大家似乎都頗感不滿,我總覺得里的冷漠是有理由的,竟有想為里辯護的衝動,但明明自己也遭受他那冷漠的對待,更何況我一點也不瞭解里,對於自己對里百般不同於他人的想法,自己都不知該如何解釋。

巡守十來天,我也漸漸適應了王城生活,又重新對里產生濃厚興趣,但又怕再次碰釘子而裹足不前,另一方面也對自己這麼希望和里打交道的想法感到訝異,也許是他那雙眼睛,讓我忍不住想一探究竟,瞭解那雙眼掩藏的秘密。

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Q版蛙.jpg  第一次見到里,我便深陷在他眼中的憂鬱裡,心中興起一股想要看穿那深沈憂鬱的衝動,我不由自主走向他,以一貫的微笑伸出手。

「嗨,我是杰。」
里抬起頭看我,面對那憂鬱又冷漠的眼神,我的微笑竟有為之退卻的想法,似乎快被捲入那深沈的憂鬱中。
我的熱情卻只換來一陣沈默,就在我想要退卻時,里緩緩說出一個字:「里。」

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Q版蛙.jpg  這是老梗了。
每次聽到有人這樣說,就一整個說不上來的難受。

總會忍不住想來個每日一字,諄諄告誡那個字不念梗喔,也不是這樣寫,應該是念二聲哏才對,而且是ㄣ不是ㄥ,差了十萬八千里遠。
但大多都不被當一回事,還覺得我這人很奇怪,跟我說「梗」是現代流行語,我老人家不懂啦~

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